雅各布点了点头。给他朋友的钱,他早就先垫上了。

  雅各布点了点头。给他朋友的钱,他早就先垫上了。
  雅各布点了点头。萨拉继续说道:“唯一有一点他确实强调过,并且说得很明确,那就是我不能被人发现。万一被发现了,他不能公开出面帮助我。”
  雅各布点了点头。他看见萨拉正在独自出神。她一动不动地坐着,两眼凝视窗外,看着窗外的玫瑰发呆。她昨晚跟斯卡皮瑞托在一起是犯了一个错误。她不会听任这种事再度发生。她知道继续与他交往有弊而无利。萨拉知道,凭她现在的地位去告发他,他根本不会在乎。他会付之一笑。
  雅各布放下电话,拨了伦敦东区的一个号码。一位友善的中年人的声音回了话,雅各布的话很简洁。
  雅各布关掉了录音机,调过脸看着萨拉。
  雅各布哈哈一笑。“你放心,我有足够的东西把你搞倒。我可以通过这样或那样的办法把它们透露出去。别以为你可以一手遮天,能发几道新闻禁令。没有不透风的墙,人们会知道的。也许这永远不会被公布,但总是会有人知道的。像你这样的人,在政府的里里外外会有很多对头。你不想让我在向他们提供炮弹,对吧?”他说完后又笑了笑。
  雅各布和杰克乘了一辆出租汽车,直奔克莱尔广场。他们付了车费后,默默地走到萨拉的门前,忐忑不安地按响了门铃。正等着,他们忽然听到上面有响动,抬头一看,正是萨拉把头伸到窗外张望。
  雅各布和杰克默默地坐在那里,大眼瞪小眼地互视着,继而又看看萨拉,最后眺望着远方,好像希望看到加德满都一样。雅各布首先打破了沉默。

  雅各布起身离开椅子,走到她身边,一只手轻轻搭在她肩上。
  雅各布轻声说道:“但是,如果他认为你知道实情而不告诉他的话,他是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  雅各布上前抱住她。她浑身猛烈颤抖起来,他的衬衣被她手臂上流出的鲜血染得殷红。她慢慢地、大口喘着气,把收音机里的消息告诉了他:丹特死了。他点点头。他也听到了。
  雅各布听见屋外出租车停下的声音。他看见萨拉斜靠在后座上,于是走到外面,替她付了车费,把她带进屋里。他让她在沙发上坐下,给她倒了杯威士忌,然后才轻声但很干脆地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  雅各布听了怒容满面,而杰克则被逗乐了。雅各布怒气冲冲地说:“你能不能把那件事再给我们讲一遍?别再打哑谜了。”
  雅各布微微点头,看着她走进他的书房。他走进自己的卧室,拿起另一只电话。这是另外一条线,用的是另一个号码。他按下一组13位的号码。他简短地说了几句就挂上了。接着他又打了个电话,这回是个本地电话。仅仅5分钟,他就把事情安排妥当。
  雅各布显得挺宽慰,“我想是不会有问题的。我说过,他是个好人,是我的一位老搭档。他和我以前经常……”
  雅各布笑起来。如果那样看,那么杰克说得还是有理的。他的朋友比他小10岁,早年曾经是他的学徒,学会了他所能教他的所有技能,不过学得不那么好,有时免不了有些磕磕碰碰的。他不止一次地找雅各布提供他不在现场的证词,或者请他帮助处理他自己一个人无法处理的棘手问题。想起这些往事,雅各布不禁哈哈大笑。他向四周看了看。
  雅各布信口就报出来了,因为他向他的朋友购买窃听器之前,到那儿踩过好几次点。
  雅各布摇了摇头,“真把我给难住了。”
  雅各布摇摇头,“顺便问一句,你没把你的交易告诉他吧?”
  雅各布也倾身向前,冲着巴特洛普的脸大笑起来:“我已经是73岁的人了。你以为我还怕你那点威胁吗?”
  雅各布一再说,他怀疑这件事有军情五局插手。
  雅各布一直到很晚都没有睡。他抚摸着坐在他大腿上的猫咪鲁比。他有他自己的看法,而且并不乐观。
  雅各布用手拢了拢浓密的花白头发。萨拉坐着等他先开口。他脸上微微一红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炫乐彩票 »   雅各布点了点头。给他朋友的钱,他早就先垫上了。
微信公众号:这是个测试
关注我们,每天分享更多有趣的事儿,有趣有料!
12000人已关注
分享到:
赞(0)

评论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切换注册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