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双手不由自主地接过了证书。

  他调侃道:“死神是你,世人不惧死矣!”潜意识中,生出取悦的动机。
  他听出,李长柏也憋了一肚子对他的不满。
  他听出是厂办主任李长柏的声音。他先撩起窗帘一角朝外望了望,天还完全黑着。扯亮灯,又从床头柜上抓起手表一看,四点十五。
  他听到背后有人骂道:“还捧着个保温杯来!人五人六的,以为都是来等着听长篇大论的呀。厂都卖定了,一个前朝代理厂长还充的哪门子大瓣儿蒜呢……”
  他头缠药纱布,脸色苍白,看样子伤得很重。
  他推开我,退进宿舍,片刻出来,交给我一个信封——鹿心血装在里面。
  他退开去,归坐原位,注视着死神,暗自思忖:女性的心,大抵是富于同情的,倘诉之以哀,兴许能博得死神的一片同情,免了他今天一死。
  他万没料到死神竟这么不堪一击。他低头瞧着那堆白骨发呆。他倏然想到,死神可能会立刻又变成刚才的样子出现在他眼前,赶紧翻找出一些结实的绳子,欲将那堆白骨捆绑起来,以防止死神变化。
  他望了我一会儿,很识趣地下了爬犁,对女伴们说:“真遗憾,我们愉快的旅途太短暂了。”绑上滑雪板后,又看了我一眼,飞快地滑走了。
  他微笑了,说:“这是我建立的一份特殊档案。我来到这个地方三年多了,在这一带八九个村子里,接生了十七个孩子。我知道,你们这些小‘插弟插妹’曾背后议论过我,不理解我为什么来到如此落后偏远的地方,还会天天那么高兴?这十七个孩子的出生,就是令我感到高兴和自豪的理由啊。人,在一切物质之中,又在一切物质之上。人,这是所有文字中最崇高的一个字啊……”
  他吻着死神,抚摩着死神那女性的身体,自己的身体也渐渐变得冰冷。他却不愿多想,恣意亲爱。
  他问“钳工王”:“怎么见家里有了客人,就连家门都不进了?”
  他无意中又瞥见了床上死去的他,一双僵滞的眼睛分明流露着焦急,似乎要呐喊。
  他想不出一句可以安慰大家的话。
  他笑道:“那么表决吧,反正我保留我的主张。”他笑得挺无奈。
  他笑道:“一杯甘草汤。”
  他笑笑,又像刚才面对苏联百姓时那般,拿着一张红纸振振有词地念道:
  他写的是:我们并不想伤害你们的狗,希望它不再过到江这边来。
  他心底忽然产生了一种悲哀,一种由于意识到老而自怜的悲哀,一种对老的恐惧。这种不可名状的恐惧感使他生平第一次自己对自己那么茫然。难道我伦吉善也会老吗?不,这是不可能的。即使我老了,我也仍是森林大帝。因为我是伦吉善,伦吉善是不会老的,“别亚”和“奥伦”保佑我,衰老也绝不能够从我身上夺去勇敢和强悍。他心底又忽然产生了一种自己对自己的崇拜。那是一种巩固的崇拜,一种超过对任何图腾的崇拜,甚至可以说是超过对“别亚”和“奥伦”的崇拜。这老鄂伦春人毕生都是在对自己的崇拜中度过的。丧失了这种崇拜,他是无法生存的。
  他心智迷乱地暗想:这是怎样的一种浪漫,这是怎样的一种爱的奇迹呀。
  他欣慰地笑了。如果不是他举手制止,全场人不知还要喊多少遍支持……
  他言道,这包香烟,我不要,
  他仰脸瞪着李长柏,李长柏低头瞪着他。二人互瞪片刻,李长柏恨恨地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:“姓章的,我今天算把你看透了!原来到了关键时刻,你这人自私透顶!把自己的后路安排好了,就一点儿感情都不讲了,就谁都不顾了!我……我踢你……”
  他要打死一头黑熊。
  他要证明自己并没老,也永远不会老。
  他也感慨起来:“对对。您说的对极了。我们厂的工人,个个都是好工人,绝非一半素质好,一半儿素质不好。这一点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向您打保票……”
  他也会插上一句:“我们家也有佣人!我们都叫她胖妈!”
  他一句话不说,也不理刘栓,打开医药箱,装上预先消过毒的针头,抽了药,就给孩子扎针。
  他一手掐住那小霸王的后脖梗,像按牛头一样按将下去,另一只手高高举起,在那尽是肥肉的屁股蛋上重重一掌!
  他一手擎杯,腾出另一只手,猛将妻子往旁一推:“闭上你的嘴!躲开!”
  他以为县委书记看不清楚,边说边将放大镜递给县委书记。
  他尤其受到队长的器重,是队长心目中的一个人物。队长觉得他这个人物,为本村增了不少荣光。
  他犹豫一下,以肯定的口吻说:“对。情况正是首长理解的这样。尤其这一家,生活更困难。”
  他犹豫着。
  他又从内心里打了一个寒战。
  他又跪了下去,又哭泣起来。一边哭泣,一边哀哀诉说,如果变成了那样一个人,倒还莫如死了好。
  他又将那合同文本锁进了保险柜,没敢将他看到的内容向任何人透露。如果合同的两个百分数被工人们知道了,后果不堪设想。愤怒起来的工人们,也许会变成三千头愤怒的狮子吧?
  他又说:“不错,欠债是该还钱。但那也得看谁欠谁的。你们不过是三个什么人?我又代表谁?你们和我打官司,那能让你们赢了,我输了吗?我输了那等于谁输了?当年那件事,是你们自己不明智,我又有什么办法?不管打到哪一级法院,我们不愿认输,那你们就没个赢。我们的律师当年给我们吃定心丸了,中国的法律条款那是初级阶段的,法理上我们大有空子可钻呢!就现在,重打一场官司,你们也未必见得赢,你们就彻底死了心吧!快松了我手……”
  他又说:“不瞒你们了,其实,我何止被那件事气得落下了病根,我是被气的,气得肝上肺上全生癌了呀!反正医生已经明明白白告诉过我了,我只能活两年了,主谋还不该是我吗?……”
  他又说:“给狗上点药,包扎一下。否则,它的主人会非常恨我们的。”
  他又退回了粮店,就剩他自己了,他想他不能拔腿走。他若也一走了之,县公安局的人来了,谁接待呢?连个接待的人都没有,那像话么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炫乐彩票 » 他双手不由自主地接过了证书。
微信公众号:这是个测试
关注我们,每天分享更多有趣的事儿,有趣有料!
12000人已关注
分享到:
赞(0)

评论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切换注册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